首页 > 社会报道

六旬大爷当宿管 时时刻刻与书作伴

image.png

今年5月22日,四川现代职业学院年度读书评选活动揭晓,结果让许多人大呼惊讶:排名第一的,居然是62岁的宿管大爷雍支胜。他在2016年以104本的借阅量,排名第一。他是排行榜上唯一一位教职工人员,而这已经是他第二年夺得学校年度读书之最的冠军了。

3年时间,雍支胜借阅图书312册,总字数达到7800多万,汇成16本读书笔记。在学生眼中,雍支胜俨然是大隐隐于市“扫地僧”一般的存在。而在生活中,做过数学教师、以副校长身份退休的雍支胜没有经济压力,当宿管老师主要是打发时间。雍支胜本人也很享受校园氛围,“在外面,很少会有这样的氛围,随手就可以借到书,时间空闲,人也沉得下心。”

评选:连续两年夺校园读书冠军3年312册汇成16本读书笔记

5月22日,在四川现代职业学院年度读书评选活动上,学校62岁宿管大爷雍支胜作为全校借阅量最多的人站上舞台。他准备了3页钢笔手写演讲稿,讲述自己的读书心得:“读书使人明智,使人聪慧,使人高尚,使人文明,使人明理,使人善辩。”

这并非他第一次站上舞台。去年雍支胜也是作为学校图书馆借阅量最多的人获得“读者之星”的称号,也是这两年来唯一上榜的学校职工。

这样的评选活动是基于学校图书馆借阅数据,学生、教师、职工均可参加。2013年12月11日,宿管大爷雍支胜办理四川现代职业学院借书证,第二天,雍支胜就出现在校图书室,借走8本书。5天后,雍支胜又出现在图书馆。

校图书馆成为雍支胜常去之地,从工作地学校男生院日新楼到图书馆只需要步行3分钟,校图书馆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渐渐认识了雍支胜。

image.png

2013年,40本;2014年,53本;2015年,115本;2016年,104本。雍支胜的阅读数据显示,他频繁到图书馆借书,并且,他看书还保持着一个好习惯:做读书笔记。

“《社会学》,英国安东尼·吉登斯著,北京大学出版社。社会学就是对人类的社会生活、群体和社会的科学研究,它是一项令人着迷而欲罢不能的事业,因为它的主题就是作为社会存在的我们自己的行为。”写在本上,雍支胜的钢笔字龙飞凤舞。像这样的读书笔记本,雍支胜有16个。

三年时间,总借阅图书312册,总字数7800余万,汇成了雍支胜16本读书笔记。从一开始的废旧纸背面,到后面的专门笔记本,雍支胜读过的每一本书都做好专属标签方便查阅。

类型:历史国学养生传记都有 借书一定包含与学生相处沟通之道

雍支胜的读书类型五花八门,历史类《中国简史》、《画说中国近代史》、《大明王朝》,养生类《养生长寿指南:中老年保健防病手册》、《蔬菜养生堂》、《饮食本草:家庭健康营养全书》,国学类《易经》、《大学》、《老子》,传记类《毛泽东传》、《刘伯承传》……

他最多借阅的是关于学生管理方面的书籍,“我中学教书时,师生关系更多是靠规章制度,老师给出规定学生无条件服从。但大学不是这样,我希望能够学到更多,用关心、关爱和爱心来跟学生沟通,更有效。”

雍支胜每次借书,一定会借上一本跟学生有关的书,可能是《好老师这样教学生》,可能是《教师要掌握的沟通技巧》,也可能是《教师怎样与学生做朋友》。

作为共产党员,雍支胜还放了一本《中国共产党章程》,“有一次一个同学问我团员和党员的区别,我就可以简单的说上几句。”

image.png

每天上午7点半是雷打不动的寝室查房。雍支胜负责的3层楼78个寝室,他每天都要走上一遭,“检查寝室卫生、查看安全隐患、提醒贵重物品存放。”就算是每个寝室花上3分钟,一层楼也需要一个小时,等到查寝完毕、相关记录存档,差不多已是中午了。

定期轮岗、收取水电费、处理突发事务,是雍支胜每天的日常事务。而每天的下午6点到下午10点则是雍支胜的阅读时间。幽默笑话之类一两天就可以翻完,涉及时间、地点、人物、文化经济的《中国简史》20册,雍支胜花了5个月才啃下来。

2013年,刚刚干宿管工作的雍支胜眼镜度数200度,3年多过去攀升到300度。容纳75万册图书馆,雍支胜每个星期都要去逛一圈,“提前想好看哪方面的书,去了后再借阅。”

中小学副校长退休当宿管 喜欢大学里随时可以借书的环境

事实上,雍支胜并没有经济压力,宿管大爷的工作更多是消遣打发时间。

雍支胜出生在四川绵阳,1975年,他开始在绵阳一所乡镇中学教数学,5年后考入广元师范学校读书。1982年又到川北教育学院(现在为四川职业技术学院)进修3年,在绵阳梓潼仁和中学教书,1996年,雍支胜开始在绵阳梓潼定远乡中小学校(现为定远乡小学校)教授数学、物理,2013年,已经是绵阳梓潼定远乡中小学校副校长的雍支胜内退,2年后正式退休。

2013年,雍支胜帮朋友忙来成都,到四川现代职业学院当保安,之后又转入学生处做宿管工作。

“依照我的工资4500元,在绵阳当地养活我自己甚至是全家都足够了。”雍支胜之所以要再干工作,一方面是打发时间,“不然在绵阳当地,朋友见面就是喝茶、打麻将。”另一方面,雍支胜也确实喜欢学校读书的氛围,“在外面,很少会有这样的氛围,随手就可以借到书,时间空闲,人也沉得下心。”

经常站岗,晚上睡觉还要随时注意学校动静,这对一个62岁的大爷来说并不轻松,“我儿子有次来看我,就觉得一晚上都睡不好,但对我来说,习惯了。”

学生:每次看到他周围一定有书 宿管大爷会给我们推荐好书

在大二建筑工程管理专业学生杜茂霖眼中,雍支胜俨然是现代“扫地僧”。“他看的书都会跟我们交流,也会给我们推荐,现在的《社会学》就是他推荐的。”杜茂霖还记得,进校时第一次见雍支胜是在岗亭里,“当时看到他周围有书,就觉得不简单。后来每一次见到他,周围都有书。”

学生肖哈哈(化名)觉得,“这种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很让我们这些学生惭愧。”雍支胜看书的身影,也让很多学生印象深刻,学生康康(化名)印象中,“在校期间都能看到雍老师看书的身影。”而图书馆工作人员透露,几乎每个图书管理员都认识他。

对于“扫地僧”的称号,雍支胜直摇头,“我只希望能够带动学校学生们的读书氛围,我哪里是 扫地僧 那种级别,名头太大愧不敢当。读书就是自觉行为。”

  • 最新信息
  • 热门信息
  •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