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园地 > 美文欣赏

国家美术馆游记

一直以来,我都不是一个可以沉浸下来参观美术馆一类艺术展览的人。虽然会对各种各样美好的艺术感兴趣,会有对和谐与通感之不尽探索的人们与其成果的兴趣,但是相比于不用那么动脑子就可以直接接收到的感官刺激的博物馆而言,美术馆还是太过繁琐的去处。

不过亦如前言,对美好东西的本能向往大概是人之共有的吧。可巧近日受托写一篇参观美术馆的游记,于是便把前些日子去往国家美术馆的经历体会整理出来吧。

“国家美术馆不愧为国字号的美术馆”,只在其门前,我便有这样的感叹。其庄穆宏伟、其温文典雅、其层次井然、其匀称明快皆莫不堪承一国之馆其重、其美、其大器、其素雅。

进展馆来,一楼左右两边都是“美在新时代”展。一边以老舍子女的捐赠为主,另一边则是徐悲鸿、林风眠等。老舍夫妇生前与齐白石老人多有交往,故在他们的收藏中,齐白石的作品占了很大比重。无论出于名声还是分量,都自然要摆在最前头。起首处有一幅名为《孤雁》的画作,与一般所见的闲情逸致小品颇有不同。一看介绍,是1921年的作品。彼时齐白石也有57岁年纪了,但他的艺术道路才走到中间。

而另一件让我十分喜欢的齐白石作品,是1953年他93岁时的题字“百花齐放”。两件作品之间,倏忽又是36年光景。周遭种种,大更大替,但艺术里透出的仍是一股纯粹。

一直以来对同一人起在不同时代所创作的作品之比较,我是很喜欢的。年近花甲的白石老人,见证了近现代中国衰极之貌,大约在那时,他确如那一领孤雁一般吧,明明是该坐享天伦的年纪,却在国家的危难当头,何去何从,何以存身,实在可叹;也在新中国始兴未平之时,对未来国家的艺术发展寄以“百花争鸣”的热切希望。

感慨万千。

除这两件之外,印象深刻的是徐悲鸿的小动物、陈师曾的小扇面与林风眠的小景观。徐悲鸿的小动物花卉·山水扇面册之四兰竹图,陈师曾之五墨兰图&之六墨梅图,还有谢稚柳的红山茶。红山茶,谢稚柳差不多就是这样。只是,想想老舍先生,想想很久以前的过去,比较近的过去,以及现在,难免有些唏嘘。年初看《雷雨》,顺道拜访了丰富胡同的老舍故居,对面还有一家四季民福。人艺,烤鸭,文化界的朋友圈——这一切与老舍多么搭。他是我第一个喜欢过的作家,至今仍有相当的感情。我看着他曾经摩挲的画作,不知心里什么滋味。

展馆内陈列的老舍先生半身像老舍与胡絜青二位先生的挂像走出这个展览,似乎今天的“重头戏”就算结束了,也终于稍稍告别了拥挤到令人烦恼的人群。

上楼去,还有饶宗颐的荷花画展,以及一个规模相当了得的刘海粟回顾展。“沧海一粟”画展展厅影壁满庭芳(泼墨黄山),刘海粟,1990不过,我好像始终不来电,看得有点意兴阑珊。

在同伴的鼓动下,我们去五楼,看一个白俄罗斯的画展。来之前其实听另一个朋友提过,且在网上稍作了解,知道展览的缘起是中白建交25周年。但是,白俄罗斯?除了知道是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外,我唯一能想起的只有前几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对这个地方及其文化土壤,我毫无概念,极度无知。既然来了,就顺道看看呗。再怎么样,列宾、希施金、列维坦这些名字还是有号召力的,哪怕只是他们各人二三流的作品。

五楼展出的57幅画作均来自19-20世纪(这是官方介绍词,但实际看来也包含21世纪初叶)。我们首先进入的是本来的第二展室,也就是比较新的画作那边。与一楼的拥挤不堪、三楼的熙熙攘攘相比,这里简直太安静。在任何一幅画前,都可以自由自在地观赏,爱看多久看多。而且,令人意外的是,几乎每一幅画都能牢牢吸睛。

不记得从哪幅画起,我们从第二展室去了第一展室。这时候,楼下的观众陆续爬上来了,不复开始的宁静。所以大概想好好看白俄罗斯最好是等“美在新时代”展期过后再来。

一点也没有令人失望。一共才57幅画啊!恨不得全部拍下来,根本没有任何可以遗漏的。白俄罗斯,好样的。对这个地方刮目相看。放进旅行愿景中。不单单是画有多好,而是看完有一种感觉:这些人,又深沉又有趣,脑回路还很奇特。


  • 最新信息
  • 热门信息
  • 推荐信息
  • 国家美术馆游记一直以来,我都不是一个可以沉浸下来参观美术馆一类艺术展览的人。虽然会对各种各样美好…
  • 再见了火锅我喜欢吃火锅,很喜欢。大概是物极必反吧,以前被我妈压着不能吃,大学后就像离了笼的鸟,有了…
  • 权当一场梦 神仙当久了也会觉得乏味,即使是再怎么清心寡欲也难免不会被红尘困扰。神仙且是这样,更…
  • 权当一场梦 神仙当久了也会觉得乏味,即使是再怎么清心寡欲也难免不会被红尘困扰。神仙且是这样,更…
  • 拥有正能量,让我们的笑容充满青春的骄傲 每个人的青春都有一道弯路,需要自己去走。每个人的青春都有些许遗憾,需要自己去坦然接…